准备: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这段经历并非始于繁华的纽约街头抑或是美丽的哥大校园,而是开始于大二下学 期的一个平凡日子。疫情后的开学考十分失败,这让我痛苦不已。大学生涯即将过半, 身边优秀的同学们有的已经发表论文,有的已经竞赛丰收,而我除了寥寥几个省赛的 奖项与不高的绩点外一无所有。那天同学 口中无意提到优本访学项目吸引了我的注意 (虽然健行学院的优本宣传早已开始,但我此前一直没有关注),美国藤校充满挑战性 的课程、截然不同文化环境与教学模式,我期待着这样的变化与外力推动我走出大二 时期的迷茫,去寻找属于我的更优化的学习模式与大学规划。于是我很快就下定决心 参加学校的优本项目,这似乎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它同时意味着我会失去我期待 已久的亚运会志愿者身份、也将打乱我整个大二学期的竞赛安排,但对此我其实并没 有做过多的挣扎,抱着“先试一试 ”的心态提交了报名表。那段时间网络上正流行着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这句话,似乎事实正是如此,哪怕我意识到我正面临着一个 有可能对我人生路线造成一定改变的选择,我依然没有什么纠结便做出了决定,就如 同在平凡的一天齿轮轻轻地转过一尺。

于是我很快就后悔了。访学的准备过程远没有我所想的那么简单。在前期准备阶 段,我需要一边应付课业一边准备出国所需的语言考试(我选择的是较为方便的 duolingo 考试),更是还有繁琐的申请材料需要准备。拿到项目录取信后也并非万事大 吉,在准备期末考的过程中,我还面临着比此前更多的访学信息填写和复杂的访学选 课,每一个流程都需要摸索着推进。所幸,关关难过关关过,在提交完最后一份访学 信息并得到最终确认的那一刻,我所收获的喜悦冲淡了此前的一切辛苦(十分感谢一 直在我身后帮助我的学院老师以及中介老师!)

当然,在不久的将来我与哥大校园中在读的中国学生谈起这段经历时,才得知他 们所经历的哥大本科申请要远比我的访学申请困难与艰辛。这也是为什么我希望将这 段经历写进我的学习总结,我想这是每一个想要申请海外学校的同学所必须经历的过 程,从中培养的多线程处理问题的能力以及面对海量材料时仍保持细致耐心的品格将 使我终身受益。

学习:从I have no ideastrong student

来到哥伦比亚大学那做梦一般得梦幻感与新奇感很快被开学第一周的兵荒马乱所  击碎。此前那已十分痛苦的选课竟还不是终结,开学第一周内大家仍然可以继续选换  课。课堂上,同学们相互交流着课程的难度信息与优秀率,使我也开始对我的选课产  生了怀疑。其中一门课程 Econometrics更让我纠结万分,似乎知情的同学劝诫我这门  课优秀率极低,难度也较大,其教授也在第一堂课上展现了他严格的教学标准:“我不  希望我的学生说‘ I have no idea ’,但我也会为我的‘strong student ’写推荐信。”

 

思考再三,我最终还是没有选择退课,一是我确实十分喜爱这门课程的教学风格:教 授充满激情的输出着理论与案例,同学们围绕在一起讨论与提问,使这门充满挑战性 的课程同样变得生动有趣;二是教授 口中的“strong student 吸引着我,既然已来 到了这所世界知名的常春藤学府,那便也应该试试以这里对“优秀 ”的定义去要求自 己,我感到我的求知欲和上进心蠢蠢欲动。

于是我很快就又后悔了。在最初的一个月里,对英语学习环境的不适应以及国内 外教学模式的差异将我打击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weak student,真正印证了教授  中的那句“ I have no idea ”。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有二:第一件事发生在计量 课堂上,教授抛出了一个重要的知识点,并让每一组讨论后再次用自己的话复述该理 论。很不幸的,在两组的发言过后,我成为了第三个发言的同学,其实我心里已经明 白了这个理论,但英语知识贫瘠让我实在难以将自己的理解组织成句子——甚至在前 两个同学已经复述过两遍的基础上——尴尬的气氛瞬间笼罩了课堂,只剩下我和教授 震耳欲聋的沉默,好在教授很快打破了僵局,转而叫了另外一位同学回答问题,但那 一刻的有 口不能言却深深刺痛了我脆弱的心;第二件事则发生在课后,国外的 4 学分 的课堂仅有一个小时十五分钟,其真正的工作量实则集中在课后作业。各科的课后作 业不仅量大,而且难度颇高,我亲爱的计量课程作业还要求我们通过自学掌握基本的 R 语言语法。在完成第一次作业时,从理解题目案例再到作答和编程,我整整花费了八 个小时,在最后输出程序的那一刻又因为我电脑系统的默认语言为中文而编译失败, 我又心急如焚的再次寻找解决办法,直至截止时间前的最后五分钟才最后提交成功, 那时已经深夜,走出哥大图书馆门的那一刻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和激动。值得一提 的是,那次的作业我获得了 95 的高分——吹响了我向着 strong student 冲锋的号角。

在哥大学习的第二个月,我尝试性的调整了自己的学习模式,成绩和课堂表现也 逐渐开始好转,除了英语水平的提升外,哥大的学习氛围和学习环境也为我提供了很 大的帮助。

首先推动我学习渐入佳境的,是身边涌现出来的一个个“学习搭子 ”。也许是量化 金融这个专业人数太少的原因,在国内大学的学习早已使我习惯了单打独斗的学习模 式,无论是上课还是复习,我都倾向于一个人梳理内容、吸收知识。但哥大的课堂和 同学们却给了我全新的体验。一方面,哥大的课堂鼓励讨论、交流,几乎每两分钟就 会有同学提出疑问,而无论是多么简单的提问教授都会耐心的进行解答和发散。激情 和幽默几乎是我遇到的每一位哥大教授的特质。一堂课下来,我和教授、同学之间已 经有了高密度的讨论,建立起了深厚的“课堂友谊 ”。另一方面,哥大的同学们似乎都 热衷于寻找自己的“学习搭子 ”。临近期中,我的两位计量课友向我发起了组队邀请, 希望能够一起复习。作为班上人尽皆知的weak student,我自是欣然同意,加入了两 位同学的复习小组。平时课后,我们会在群聊中讨论自己不会的问题、分享自己整理 的笔记和资料;考试之前,我们会齐聚在哥大豪华的讨论室中,共同梳理考试的要点 和复习思路。我们的学习小组就这样一直开展了下去,而我对计量的理解和掌握也因 此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在两次考试中均取得了十分不错的成绩。

另一个让我记忆深刻的,是哥伦比亚大学优质的学习资源和环境。正如前面提到 的那样,哥大拥有数量繁多的图书馆(至今我也没有全部探索完),同时,还有着可预 约的小组讨论室、电脑室、设备室等等空间。平常昂贵的计算机软件、3D 印机等设 备在这里均可以免费使用。最合我心意的,是哥大对熬夜人特有的关怀:哥大最大的 butler 图书馆 24 小时开放且暖气充足,而在 butler 图书馆的 30 米内便有着全天开放

 

20 小时的食堂,在哥大,我收获了我有生以来最好的“熬夜体验 ”。同时,哥大每一节 课程都有着丰富的课程资源,如每节课都会配备给同学们答疑的教师助手(TA),教授 定期开放的office hour和复习课等等。对于在课后作业中遇到困难,如某个上课没 有教却需要自学软件和计算机语言,哥大也会配备相应的资源课程,为我弥补相关的 专业知识。在这里通往知识的每一道门似乎都向我敞开,其间的障碍被尽可能清理, 需要的仅仅是我迈动求知的脚步。

当访学生活来到最后一个月时,我似乎已经彻底融入 了这里。哥大的课堂多元、 开放且充满激情,而我已然成为这激情的一份子。在曾经带给我莫大压力的计量经济 课堂上,我开始发言、讨论甚至质疑;教授课后的office hour,也常常迎来我和学习 搭子们的拜访。最后的最后,这段历程也拥有了一个属于它的美好结局:当我以一次 满分一次近乎满分的成绩向教授发送推荐信的请求邮件时,计量教授爽快的回复了我 的邮件,我想我正向着 strong student 不断接近。

收获:让教育的子弹再飞一会

在最开始来到纽约的那段时间,我时常怀疑访学是否是正确的选择。在完全陌生 的语言环境里,我时常想到我为了访学所放弃的心心念念的亚运会志愿者、所错过的 数模竞赛,与国内脱节是焦虑和痛苦的。但人生在选择一条路时便注定着放弃另一条 路,这本来就不可比较。我仍然庆幸自己选择了来到哥伦比亚大学,这段访学的经历 毫无疑问会是我一生的财富。除去从课程中学到的知识,我想我已远比大二时的我更 加积极、更加勇敢。我开始敢于挑战更困难的项目,敢于和老师讨论自己的看法与思 路。再次面对各种各样的多线程问题时,我变得细致、耐心,我开始更有计划性的去 规划自己、更独立的解决问题。访学的经历是一次学习,也是一次历练,在解决各种 各样的困难中我逐渐成熟起来。

访学结束至今,听得比较多的问题是会不会感到不适应、会不会有落差,我也曾 经有过这样的担忧。但事实上在回国的第二天我就已经坐回了曾经的课堂:免听课的 任课老师惊讶的看着我这个“ 旷课 ”了一个学期的同学做到座位上。我几乎产生了一 种自己从未离开过的错觉,我很快的又适应了原来的大学生活,忙碌的准备着免听课 的期末作业,和半年未见的朋友们一起回到图书馆自习。但我同时也知道,在哥大的 访学经历确确实实已经根植在了我的深处,影响与塑造着我。我很认同在网上看到的 一句话:“教育具有长期性和滞后性,就像是一个闭环,多年后你有一个瞬间突然就意 识到了什么,那是教育的子弹命中的瞬间,此时才是教育的完成。”我期待着这样的一 刻,未来某个平凡日子里的瞬间,在哥大所受到的教育再次涌现在脑海里,闪烁出光 亮指引着我的道路。